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 少年凶猛
    事情本来跟胡兴一点关系都没有,但郑二说有关系,他就是想躲也由不得他了。起因是因为一个客人在郑二摊子上秤了两斤梨子,秤完付了钱觉得分量不对,就到胡兴摊上用胡兴的秤复了重量,发现少了能有小半斤的秤,结果自然是找郑二。

     郑二做生意向来不老实,缺斤短两、以次充好是常事。

     郑二咬着牙退了钱,转身就找胡兴来事,说胡兴是故意拆他的台,要胡兴把这件事了了。

     郑二说的“了了”含义模糊,范围也可进可退。胡兴要是怂,今天不被他狠狠敲诈勒索一笔,这事完不了。胡兴要敢跟他顶撞,挨他一顿打十有八九也跑不了。反正是人为鱼肉、我为刀俎,吃定了胡兴。

     胡兴因为从小跟奶奶长大,没有父母的庇护,性格难免有些胆小懦弱。这件事明摆着是郑二欺负他,敲他的竹杠,他也不敢反抗,只是一味低声下气说软话,以求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 世人大多欺软怕硬。见胡兴软弱,郑二就更是来劲,要胡兴当众赔礼不算,还要胡兴赔钱。而且是狮子大开口,要胡兴赔他二两银子,补偿他声誉的损失,就这还是看在同行的份上少要了。

     胡兴今天一斤水果都还没卖出去,他就是把一摊子水果都给郑二,也不够二两银子。

     胡兴说他没有这么多钱,郑二让他回去拿。

     胡兴说家里也没有这么多钱。胡兴倒不是说谎,他和奶奶就靠他靠摆水果摊糊口过活,家里的余钱也就只够维持个把月的口粮。

     郑二笑了,老鹰抓小鸡一样捏住了胡兴后脖颈,说看样子你是不想给。

     胡兴说,我真的没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 郑二嘬着牙花想了一会,说没有也行,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,叫声爹,这事就算了。

     胡兴说,你还是打我一顿吧。

     郑二看也没有别的法子了。这事既然开了头,这么多人在看着,不能就这么算了,不然以后没人怕他。

     郑二掀了胡兴的摊子,狠狠抽了胡兴几记耳光。再打重了他也不怎么敢,要打出伤来胡兴去衙门告,他也得吃官司。有这几记耳光已经足够他在一众摊贩面前立威了。

     水果散了四处,胡兴蹲在地上一个个地捡。四周好些围观的看不过去,也帮着一起捡。

     胡兴脸上火辣辣地疼,努力不让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掉下来。与脸上的疼比起来,更让他难受的是所受的欺辱和自己的懦弱。

     每当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,曾经所受的那些欺辱,还有自己在面对欺辱时表现出的懦弱,都像火焰一样灼烧着他的心。他恨那些欺辱他的人,更恨自己的懦弱。

     这时候秦风到了,正见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秦风问。

     胡风正心里难受委屈,突然见到了秦风,哽咽地叫了一句:“风哥……”然后眼泪就再也忍不住,一下涌了出了,满怀的水果也落了满地。

     秦风比胡风大一岁,不管是读书还是其他能力上都比胡风要强,所以胡风从小就这样喊秦风,秦风也一直把胡兴当作兄弟。

     看胡兴两脸红肿带着指印,一看就是刚被人打了。

     “谁打的?”秦风问。

     还没等胡兴说话,在一旁抱着膀子瞧着的郑二,大刺刺应道:“我打的,怎么地?”

     也难怪郑二没半分惧意,秦风的年龄体型和胡兴都相当,看穿着也是平常人家。他就是和胡兴一起上,郑二相信自己也对付得了。

     秦风正要走向郑二,胡兴忙拉住了他。以胡兴对秦风的了解,秦风的身体一直很弱,最近又一直在养病。自己挨了郑二的打就算了,别让秦风也被郑二打一顿,那样他比自己挨打还要难过。万一再被打伤了,那他就更是对不起秦风。

     秦风拍拍他的肩膀,示意没事。秦风眼神中的那种镇定和自信让胡风感觉有些奇怪,他了解的秦风不是这样的。自从秦风这回生病以后,似乎突然性情变了。

     胡风还是放开了秦风,秦风眼中的那种力量也由不得他不放。

     秦风来到郑二面前,要仰着头才能看着郑二的脸。郑二高了他足有一头,再加上宽度,就跟面前站着座黑塔一样。

     郑二低头看着秦风,有些想笑。这么一个文弱书生模样的人,似乎是要找他打架。周围的众摊贩,心也提了起来。这两个人实在是体型相差太大。

     郑二问:“听说过一句话吗?”

     秦风问:“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 郑二说:“打灯笼上茅房,找死!”

     秦风看着他居然笑了。这让郑二感觉到有些反常,心里也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 郑二的感觉是对的,秦风就在这时候出的拳,一记右拳,迅疾有力地击打在郑二左肋。郑二感觉左肋就像被一柄铁锤猛地砸中,痛得一下佝下了身子,五脏六腑似乎都搅在了一起。秦风左手跟了上去,一把抓住郑二的发髻往下一拽,右腿膝盖同时跟了上去。一声沉闷的撞击,秦风的膝盖正中郑二面门。郑二被这一下大力的膝顶撞得仰面翻倒,轰隆一声像一断墙倒地,砸得烟尘四起。

     所有围观的人都看傻了。也就一眨眼的工夫,他们还没反应过来,郑二就被打倒了,还是被这么个看似文弱的少年打倒了。

     秦风上前踩住了郑二的脸。郑二已经是一脸的血,脸部刚受到了重击,此时脑子里就跟一盆浆糊一样。

     秦风看着被他踩在脚下的郑二,冷冷说道:“你确实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有种,敢不敢留下个万字!”郑二挣扎着,尤在说狠话不肯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 秦风踩在郑二脸上的脚一用力,郑二痛得发出了惨叫。

     “记住了,我叫秦风。”秦风下巴向胡兴的方向歪了一下,“他是我的兄弟,以后你哪只手敢碰他,我就打断你那只手。”

     说完秦风的那只脚这才离开了郑二的脸。

     郑二爬起来想走。

     秦风道:“这样就想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