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 莫欺少年穷
    “小红。”女孩向那正怒气冲冲的女孩道:“还不谢过这位公子。”

     被唤作小红的女孩这才没管那抢包的贼,向秦风福了下道:“多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秦风脚下还踩着那贼,“这个人你们要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 “劳烦公子放了他吧。”小姐模样的女孩向秦风道。

     “不能就这么放了他!”小红马上嚷道,“把他拿到衙门治罪,叫他不长眼敢抢小姐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“他应是生计无着才会如此。”女孩道,“就饶了他这回,想必以后他也不敢再犯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是是是!”那贼忙连声哀求,“求小姐饶了小的这回,小的一定不敢再犯!”

     秦风也不想把人弄到衙门去,能给人条路就给人条路,当下松开了脚,道:“滚吧。”

     那贼连滚带爬的跑了。

     “多谢公子仗义相助。”女孩向秦风道,“不知公子尊姓大名,贵府哪里,小女也好择日遣人登门致谢。”

     “不必了。一点小事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说着秦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“小姐。”小红看着秦风背影道,“这人长得这么文弱,应该也是个读书人,看不出身手行事倒颇像古代的侠客。”

     女孩看着秦风背影的眼神有几分帐然若失。心想此人倒是值得结交,可惜未能知道对方姓名住处,恐怕也只能是这一面之交的缘分。

     秦风到家时已经是傍晚,除了早上吃的那顿,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。后院的厨房里倒是正在做饭,但跟他是没有半点关系的。

     在屋里洗了把脸,秦风又出了门,想在外面买点吃的,刚从绸缎铺出来,正被杜鹃从医馆里出来看见。昨天秦风让她今天别给他送饭,说出去找活干。今天一天杜鹃都惦记着,时常到门前看看秦风是否回来了。

     “吃饭了吗?”杜鹃问秦风。

     “正要去吃。”秦风回道。跟杜鹃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 “我这边做好了,过来吃。”

     秦风有点犹豫,是因为杜郎中。杜鹃这段时间给他送饭,杜郎中就已经气得要死,现在自己还跑到他医馆去吃,这老头会是什么表情秦风都能想象得到。

     “我爹没在。”杜鹃倒是看出秦风在犹豫什么。

     秦风跟着杜鹃进了医馆,来到后面厅里,桌上已经是一桌家常菜肴。

     “坐吧。”说着杜鹃去给秦风盛了碗饭。秦风原来本来就不好吃酒,现在身体刚刚复原,她就更不会给他吃酒。

     “你不一起吃?”秦风问。

     “你先吃。”

     秦风也就没再没客气。杜鹃做的饭菜虽然都是家常饭菜,但秦风很爱吃。前世他是单身,吃饭都是在外面对付,能吃到家常饭菜对他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 见秦风吃得香甜,杜鹃心中也感到满足。

     “今天去哪了?”杜鹃问。

     “去了北关。”

     “去找胡兴了?”杜鹃知道胡兴在北关贩卖水果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“找着事做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胡兴叫我和他一起卖水果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你觉得哪?”

 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 “白读那么多年书。”

     杜鹃的态度很明显,并不支持秦风干这个。卖水果毕竟是贩夫走卒,杜鹃希望秦风能找点读书人能做的事。如果可能的话,她都希望秦风能继续读书,有朝一日能考取功名。当然这也只是她的希望,目前秦风的情况,也不具备继续读书的条件。她就算有帮助秦风继续读书的心思,他父亲和世俗现实也不允许她这样做。

     秦风没有说话。职业虽然不分高低贵贱,但谁不想有份让人看着体面的工作。在生存现实面前,大部分人都没得选择。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先把养活自己的问题解决掉。

     杜鹃也知道以秦风目前的情况,谈其他的不现实,又接着叮嘱道:“北关乱,你在那里做事自己要小心,凡事多忍让……”

     杜鹃絮絮叨叨地叮嘱,她要知道秦风今天第一次去北关就惹了那么大的事,不知会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 二人正一个吃一个说,杜郎中回来了,见前厅没人,找来了后厅,一眼看见了秦风正在桌上大吃大嚼,杜鹃还在一边侍候着,一时不禁新账老账一齐化作怒火冲上脑门。

 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杜郎中向杜鹃吼道,“我杜成德的女儿还没到要倒贴嫁人的地步!”

     杜鹃一听这话,还是当着秦风的面说,不禁又羞又恼:“爹你说什么哪!”

     “我说什么?”杜郎中指着秦风和那桌饭菜,手都在激动得发抖,“你就是倒贴也要找个值得的。倒贴这么个没本事没出息的小子,让街坊背后戳脊梁骨还不够是不是?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!”

 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秦风也不得不说话了。他起身对杜郎中道:“杜伯,杜鹃对我的照顾,我都记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 杜郎对秦风骂道:“你记在心上又能拿什么报答?就你这样的,以后能有什么出息!”

     秦风没再说什么,沉默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 杜鹃对杜郎中怒道:“爹你太过分了!你凭什么就说秦风以后不会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 “三岁看老!”杜郎中高声回道,像是怕秦风听不见似的,“他有本事就别让我料死了!”

     秦风躺在床上,看着屋顶走神……

     二世为人,什么都看淡了,他也不会因为杜郎中的话,就非要去证明自己。只是想到杜鹃,她一定是希望自己能有出息的……

     秦风这样想着,慢慢闭上了眼沉沉睡去……

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鸡刚叫秦风就翻身起床,快速洗漱了一下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 街上曙色暗青,有人在扫地,晚归的更夫从街头走过。秦风一阵风似的跑了过去,扫地的和更夫都转头看向秦风的背影。

     这不是秦家的老二吗?跑的这么快这么稳,什么时候身体变得这么好了?

     秦风径直跑去了北关集市,胡兴居然到得比他还早,已经占了一处摊位。秦风到时他正把水果一样样摆上。

     “吃早饭了吗?”秦风问。

     “在家里吃了粥来的。”胡兴答道,“风哥你还没吃吧,你先去吃点。”

     秦风找了个早点摊子吃了早饭,回来的时候胡兴已经把摊子料理停当。

     因为多了秦风,胡兴特意多收了些水果,所以今天摊子也摆得比往日大了一倍。没过一会,便有客人上门一次买了十斤,也算是开张大吉了。胡兴高兴,秦风第一次摆摊也觉得有意思,大声吆喝招揽生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