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 穿越到明朝
    秦风已经病重了有段时间,他最后的记忆就是在这间屋里……

     那时是在夜里,秦风想要喝水,却已经虚弱得连床都下不了。他呻吟着喊了一阵,一直没有人理会他。他就那样躺着,在不甘和悲愤中渐渐失去了知觉和意识。也就是说,秦风是在那个时候去世的。而自己是在跳进河里的那一瞬间失去意识的,应该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灵魂穿越到了秦风身上,秦风生前的记忆也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不管他能不能理解和接受,眼前就是这样的事实。除非他自杀,不然他只能用这个秦风的身体活下去。

     他慢慢梳理着秦风的记忆……

     秦风所生活的明代嘉靖朝,和他所了解的中国明代嘉靖朝大部分相同,却在有些细节上又有些不同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不管这个明代嘉靖朝是不是中国历史上的那个明代嘉靖朝,他要是敢声称他是从几百年后的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,一定会被当成疯子。

     他也想不了那么多了。命运让他以这样的方式二世为人,他就当这个秦风。除了换了个名字,多了秦风的记忆,他还是他自己。他甚至感觉到了一阵轻松,这意味着他彻底告别了过去,可以在这个世界重新开始他的人生。他以后就叫秦风。

     只是这身体实在是太弱了……

     秦风攥了下拳头测试力量,不由露出了苦笑。因为常年高强度的训练,他身体的力量远超常人,但以他现在身体的力量,恐怕连只鸡都捉不住。

     先把身体调养好,再通过训练增强体质,总会恢复回来的。秦风这样想。心一定下来,他就感觉到了饥渴。在这之前,他已经几天水米未进。

     秦风慢慢走出了屋子,两脚跟踩着棉花一样,走快点随时会摔倒。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,他的身体从来没有这样虚弱过。

     他住的这间屋子在后院,厨房也在后院。

     秦风慢吞吞来到了厨房。厨房里一个粗壮的妇女正在做饭,看上去面目可憎。秦风当然认识这个女人,这是他的嫂子缪莲美。

     缪莲美不管是长相还是为人,都和“莲”与“美”这两个字没有丝毫关系。

     秦风父母早亡,跟着哥哥秦荣一起生活。秦荣长了他十来岁,在父母死后接过了家业。从那时候起,秦风就再没过过一天好日子。

     秦荣对他亲情冷漠是一个方面,缪莲美对他简直就是虐待。先是断了他的学费,他不得不退学,到家里的绸缎铺做事。

     秦风为人忠厚,在铺子里做事从不会偷懒耍滑,基本每天都是最早一个到,最晚一个走。铺里的伙计干的活都没有他多,而且秦荣也从不付他工钱。就这样缪莲美还是每天在秦风面前摔摔打打、指桑骂槐、讥讽辱骂,认为秦风是在家里白吃白住,想把秦风赶出去而后快。

     秦风每次只是忍气吞声、逆来顺受,更被缪莲美认作软弱可欺,对秦风的恶劣一天天变本加厉,到后来秦风回家没饭吃已是常事。

     秦风心中抑郁难平,加上劳累,又时常挨饿,上个月终于病倒在床。秦荣和缪莲美不说照顾,还想驱使秦风干活。秦风实在是下不来地,缪莲美就每日在后院高声咒骂。骂秦风装病,赖在屋里白吃白喝,咒秦风短命早死。

     秦风会悲愤病死,可以说是拜秦荣和缪莲美所赐。这也是他们想要的结果,巴不得秦风死,这样就能独占父母留下的家产。

     见秦风走了进来,缪莲美的脸马上一沉,切菜的力度变得跟剁砧板一样。

     居然能下地了!这么多人短命早死怎么还没轮到他!缪莲美在心里恶毒地咒骂着。

     这一世的秦风当然知道缪莲美是怎么对待前世那个秦风的,也知道那个秦风是因为什么病死的。虽然他和那个秦风素不相识,但他现在的身体是那个秦风的,身体里也保留了那个秦风全部的记忆。可以说那个秦风是他现在生命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这个仇是一定要替他报的,但不是现在。秦风这样想。他现在太虚弱了,不管是身体还是其他方面的力量。

     秦风先在水缸里勺了一满瓢水,慢慢把那一瓢水全部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 秦风放下了瓢,问道:“有没有吃的?”

     “怎么!?”缪莲美手里的菜刀往砧板上猛然一剁,厉声叫骂起来,“在床上挺尸够了就来找白吃白喝!你当我们家是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 秦风沉默了一会,转身慢慢走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 后面缪莲美的叫骂声还在继续:“就是养条狗也会看家摇尾巴!不知道造了什么孽、倒了什么霉,要白养这么个东西——”

     后面的话秦风没再去听了。

     “会有你报应的那一天。”秦风轻轻说了一句。他现在就是想大声说话都难。

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缪莲美从厨房追了出来,手里的菜刀指着秦风。

     她没有听清秦风说的是什么,但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。让她怒不可遏的是,秦风居然回嘴了,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。她所不知道的是,现在她面前的这个秦风,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秦风。

     秦风没有搭理她,慢慢走去了前屋。他身上有几文钱,想去外面路上买两个烧饼充饥。

     前屋就是秦风家的绸缎铺。说是绸缎铺,实际各种布料都有卖。这时候铺子里没有客人,伙计在清理货物,秦荣正坐在柜台后面吃茶。看见秦风慢吞吞从后面走出来,秦荣有些吃惊。他也没想到秦风居然能下床了。

     秦风没有看秦荣,只是慢慢穿过铺子,走向外面。

     秦荣嘴唇动了动,似乎是想说点什么,却又没发出声音,就这样看着秦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秦记绸缎铺所在的地方,是杭州府钱塘县七尺街。原来七尺街叫七尺巷,因为巷宽七尺,因此得名。后来七尺巷拓宽,改成了一条街,但名字还是沿用了下来,只是把“巷”字改成了“街”字。

     七尺街是条小街,但人烟稠密,街两旁商铺密集。秦记绸缎铺坐落在七尺街中段北面,东面邻着家医馆。医馆的坐馆郎中姓杜,妻子离世后并未续弦,是个鳏夫,膝下只有一个女儿,名叫杜鹃,与秦风年龄相仿,二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。

     秦杜两家当了几十年邻里,也算是世交。在秦风父母还在世时,两家有过结亲的打算,有意让秦风和杜鹃凑成一对。后来秦风的父母相继离世,秦家的家业落在了长子秦荣手上。秦风受尽哥嫂的欺辱,在家中地位连伙计都不如,更别说分家自立。杜郎中一一都看在眼里,就再没有提过关于结亲的事。

     秦风从绸缎铺里出来,古代街巷市井的情景扑面而来。虽说前世秦风留下的记忆里这些都有,但总是隔了一层,像是透过镜头在看。现在他置身其中,这种鲜明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 秦风站在绸缎铺门前呆怔地看着面前的一切,一时又有些不知今世何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 “秦风。”一个女孩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秦风转头看去。杜鹃正在医馆的门前看着他,眼神既关切又难过。